前段时间,一部被称为“史上最纯情女同志爱情”的微电影《再爱我一次•逆爱》走红网络,在各大视频网站得到了大力的推广。据了解,该片由片中的两位女主角策划投拍,杭州秋娱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杭州吉佰欧广告有限公司摄制出品,影片投入成本仅3万元,其全网播放量超过7000万次,该片在PPTV一家便收回了全部成本,在其它播放渠道收获了至少20万元的纯利润,其收益达到了成本的将近8倍。这样一部微成本、高收益的微电影引起了行业内的关注。在当前雏形阶段的新媒体影视剧市场,要想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盈利,谈何容易,那么这样一部制作并不算精良的微电影的成功究竟说明了什么问题?
       本期芭乐观察我们采访了几位微电影行业的相关人士,他们对新媒体影视的发展发表了各自的看法,我们将结合相关案例与业内人士的观点,对新媒体影视市场中的微成本电影及其市场前景做出简要分析。

《逆爱》的非典型逆袭




      据芭乐数据统计,《逆爱》在全网的播放量超过了7000万次,这些量几乎全部来自迅雷、爱奇艺、乐视三家渠道的贡献,这也与其强大的推广力度密切相关。

       1.敏感话题制胜

从网友评论来看,有将近90%的网友在观看完影片后都留下了自己的差评与骂声,但就是这样一部制作“简单粗暴”的片子,以大胆写实的题材引起了视频网站及网友的关注。

       2.网民接受范围越来越广

像《逆爱》这样题材类型的影片,能够充分抓住网友的好奇心,对于禁忌领域的探索更符合他们的叛逆心理,因此该片题材的大尺度契合了年轻网民的接受范畴。


       3.视频网站成最大推手

在百度新闻搜索《逆爱》,发现真正与该片相关的公关新闻稿只有一篇,其在宣发方面并没有太多的投入,因此,该片能够有如此高的播放量,主要还是得益于视频网站的大力推广。

       4.制作PK题材,哪个更重要?

放眼众多微电影作品,像《逆爱》这样达到千万级别播放量的粗制影片并不多见。那么,这是否说明一部微电影的热播,其制作水准和专业品质已不再重要,而是题材更胜一筹呢?

《莫陌》不赔钱,赚吆喝



      据芭乐数据统计,《莫陌》在全网的播放量将近3000万次,仍是在爱奇艺和乐视播得最好,该片的推广力度并不如《逆爱》,但从渠道的平均表现来看,该片的自然播放量要好于《逆爱》,能够达到将近30万次。


       1.微成本,零收入

《莫陌》片长22分钟,据该片监制余星介绍,《莫陌》的制作成本在4-5万元左右,至于收入方面并没有赚到钱,只是在前期有一些广告商的赞助,基本覆盖了成本,所以《莫陌》虽然没能赚到钱,但也没有赔钱,全当打开知名度了。 相比《逆爱》作为独立微电影的尝试性节省,《莫陌》用4-5万做一部20分钟的微电影,其质量还是有一定保障的,影片更注重话题性的关注。余星认为,就目前形势来看,一部成功且卖座的微电影还是要遵循市场需求。

       2.素材源于社会热点话题,未来谋求盈利

《莫陌》的剧本创作是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的学生团队在老师的指导下共同完成的,当时他们就想着要做一部能够反映社会热点现象的影片,由于并没有太多宣发方面的资源与经验,所以只是自行把影片上传到各个网站进行传播,结果因影片本身的话题性使其得到了网友的支持与转发,随着影片热度的快速升温,引起了视频网站的注意,经由各大视频网站的二轮推广,该片的播放量水涨船高。 余星表示,当时有视频网站想要推广该片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到从中获取收入的问题,只是简单授权给了网站播放,一方面是因为没有相关的经验,另一方面还是主要想到可以借助视频网站的推广赚取到人气,为接下来的作品打下受众基础。

《雷锋侠》&《女体宴》

《雷锋侠》:助力实现导演梦

       在2011年微电影刚刚盛行的时候,有一部叫做《雷锋侠》的影片成为草根原创的代表作走红网络,该片拍摄周期14天,投资2.5万,这个有点黑色幽默的故事网络点击率超过1000万。 导演马史在影片拍摄过程中便遇到了资金入不敷出的问题。在仅有的这点预算下,他只能省去雷锋侠的一些特效,最终该片还是亏了钱,马史所遭遇的问题也是很多微电影导演在创作初期都难免会遇到的窘境。该片在网络上红极一时,收入肯定免谈,但赚得的是机遇。

《女体宴》:新颖创意,另类表达

  《女体宴》最近在网络上悄然走红,其热播充分体现了网民对新颖、另类、新鲜内容的需求。虽然该片的投资算不上微成本,但即使是这般中等投入规模的精良制作也未能实现盈收。

  《女体宴》整个剧本的创意非常难得,还没有哪部电影涉及过“女体宴”这样一个盲点话题,因此说影片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素材选取角度的新颖独特,投资方愿意为其投入也是看中了剧情的创意性。

麦当劳式的快餐化

微成本影片能否永保收入

      像《莫陌》、《雷锋侠》这样投资不多,但较为精品且能得到较多关注的微电影不在少数,在对一些微电影导演的调查了解中,他们所反映的最多的问题便是在发行和盈利上的缺失。《雷锋侠》、《莫陌》、《女体宴》在网络的高播放量都没能转化为收益,还面临了亏本的囧境。

快餐化消费,找准平台很重要

      微电影或者说新媒体影视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快餐化”,这与当下快节奏的生活方式紧密相关,工作重压下人们需要的只是快捷的娱乐,因此日常的文化消遣已不需有太多营养,这也是微电影孕育发展的先决土壤。
盈利模式探索

1、 广告植入

      目前的微电影几乎不可能完全脱离广告商的投入独立创收,对广告的依赖性仍很强。对于微成本的小制作影片,广告投入是其唯一收入来源,这部分收入也基本抵消了其制作成本,净利润也就谈不上了。目前很多微电影导演作品的拍摄的确都是需要依靠广告植入才可启动,因此也常常会出现超支亏本的情况。

2、 CPM分成

      这一块是微成本影片可以附加在广告商投入之外的收入途径,按照千人观看成本(CPM)与视频网站分账,影片被有效观看的越多,分得的收入也就越多。事实上,能被视频网站认可并可以用来进行cpm广告分成的vv数和视频网站页面上呈现的vv数始终存在一定的比例关系。

3、 版权

      目前行业内对微电影的版权问题仍然比较模糊,并且视频网站是否愿意购买版权对影片本身的考量标准也比较高。原创作者如果对自己作品的质量和受欢迎度比较有信心,可以与播放平台协商售卖播出权或独家播放、一定期限的首播权等商务洽谈。


4、 付费点播

      芭乐CEO姚建疆表示,“现在付费观看市场,比去年增长了将近20倍”,用户付费的观影习惯也在迅速养成。但对于微成本的影片来说这一模式恐怕较难实现,因为视频网站的付费平台相对于其免费播放平台而言,付费平台对于影片有自己的评估标准和准入门槛。

未来展望——业内声音

刘泽田(泽田):成熟化批量化才有市场

      “互联网只要做了就会有地方。一席之地当然有,但小成本微电影未来还是慢慢走向成熟化批量化才有市场。占的份儿由市场决定,虽说小成本,但小成本总归有成本啊。成本哪里来?”

马史:这个市场只会越来越大

      导演马史在接受《微显人物》专访时谈到了他对于新媒体影视市场的看法,“借用贾樟柯曾经说过的,这是一个草根导演盛行的年代,每个人只要拿起机子,都可以拍出自己喜欢的短片来。”

余星:做系列,成品牌

      未来做微电影可以多考虑系列剧的形式,一方面在受众群体上能够有很好的重叠,另一方面也树立了品牌效应。


兰若:掌握运作规律

      微电影要向更深层次发展,必须掌握市场规律。创意是根本,新媒体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其不受限,发挥空间大,因此,有风格、有态度、有个性、新颖另类、有自己独特想法的作品会更多的出现。